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科研科學研究資政建言
    
周其森:中華思想的農業起源
發布時間:2021-11-12 09:15  作者: 周其森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網 閱讀量:

思想是文化的起點、核心和動力。從人類思想發展史的角度來看,任何一個民族的思想都有其思想基因和初始動力。縱觀中華文化的產生、形成和發展,不難發現,中華思想的產生與中國農業水乳交融、密不可分。

根據考古發現,大約在二三百萬年前,類人猿的出現為原始農業的產生奠定了主體性基礎,也為中華思想基因的形成創造了嬗變條件。這個條件就是從弱肉強食的被動生存到以農耕為生的主動生活的進化和轉變。之所以名為“猿”,是由其“食采樹居”式的原始生存方式所決定的。它們雖然具備了某些原始農民的特征,但又不具備真正意義上的農民屬性。因而,把它們定義為從野蠻到文明的一個過渡性類群較為準確。

類人猿最終揖別猿類,進化為人,是內因、外因和生活方式三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它們完成屬性轉化、實現基因嬗變的標志,是原始農業生活方式的確立。有學者說,文化就是過日子的方式。一種生活方式代表了一種文化性質,也反映了一種生活狀況。一種社會思想一旦形成,必然與社會生產力同步發展。隨著原始種植從自發走向自覺,從低級走向高級,從個體性走向社會性,人們關于種植的“想法”越來越豐富,越來越系統,越來越成熟。農業最終成為生活主流,并形成了一系列的社會性行為規范,這就是原始道德。從此,社會與動物界有了嚴格的界限標準。這個區分標準就是文化。由此可見,文化作為人與動物的根本區別,一開始就成為定義農民的血脈基因。

中華思想寶庫的知識起點來自對原始農業的感知。思想是以知識、觀念、信仰等為主要內容而形成的人類理性思維成果體系,其中信仰是核心,知識是基礎,觀念是基于具體知識而產生的抽象化思維結晶。知識、觀念和信仰構成了人類思想文化形態。思想不是憑空產生的,而是在知識的量變質變規律作用下形成的意識構建。知識也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主觀與客觀相結合的產物,是人類對于自然界能動認識的結果,是文化的一種基本形態。

從知識產生的邏輯關系而論,知識源于人對自然的認識,是人與物相互影響的必然結果。唯物辯證法認為,自然界的物質以一定的方式反映到人的頭腦中,對人產生了某種潛移默化的改變,強化著人的意識,豐富著人的主觀世界,最終以知識的形式反映出來。比如,樹反映到人腦中后,人對樹產生了認識,于是就對樹進行了有意識的加工改造,從而制造出了桌子、椅子、櫥子等。在這個過程中,人對樹的性質、特點、用途等就有了深入的認識和了解,形成了木料的有關知識。

從知識產生的時間角度來看,中華民族自從誕生起,農業知識就注定成為民族知識大廈的根基和母體,中華思想寶庫在農業知識的積累、發酵和升華中不斷豐富。這種積累、發酵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個對自然界由低到高、由粗到精,不斷提升的認識過程。感知,作為獲取知識的兩條途徑之一,在這個過程中發揮著關鍵作用。華夏祖先賴以生存的全部知識來源,就是以采食農業為感知對象而產生的認識,是人與自然采食農業相互作用的結果。這種感性知識的獲取方式,無疑帶有濃重的農業色彩:憑感覺、憑直觀、重經驗。盡管如此,這并不影響他們實現知識的原始積累——廣闊的未知領域、巨大的農業空間為他們提供了無限的探索空間。為了生活和發展,他們通過親身實踐的方式,不斷獲取直接經驗,用于農業生產;通過口授身傳的方式進行傳播擴散,實現早期的經驗形態的農業知識體系構建。

人類歷史的進程總是呈現出一種由低到高、不斷進步的態勢。嚴格說,自然采食農業還不是一種文明,但它為原始農業文明的發生做了準備。脫胎于自然采獲業的原始農業從原始種植業起步,逐漸向更高級過渡;人們由簡單的采獲思維向復雜的種植思維擴展,并不斷積累農業經驗。這是人類由平面化思維轉向立體思維的開端,是人類思想文明的發端。作為人與自然直接聯系、相互作用、相互促進的文化形態,農業文化以人類思想文化的傳播載體和傳承方式的形式,全景式展現著中華農業文化景觀,全過程記載著中華文化長河的歷史進程。追根溯源,我們不能不驚嘆于中華農業獨立起源、自成體系、綿綿不斷、創新發展的歷史壯觀。

作為人類社會的第一產業,農業對中華文明的貢獻首先表現在產業文明發展上。農業穩,天下安。農業的最基本功能是以滿足人類基本生活需求為價值取向,亦即解決“吃”的問題,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實則關聯著最深邃的文明內涵。“民以食為天”,這個古老的法則,一直在檢驗著人類文明的成色。原始農業之前,解決“吃”的基本方式,是自然秩序下的原始生物鏈。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是自然秩序的基本規則,原始農業的出現打破了這種野蠻狀況,人們用勤勞和智慧同大自然共生共榮,不斷推動農業進步,不斷塑造農耕文明。

在當時的社會生產力條件下,農民由最初的下意識種植,發展到選擇性種植、計劃式種植,發現并推動了原始種植業的發展;從發現水草豐茂之地到擇水草而居,發現并推動了原始灌溉農業的發展;從露宿樹上到擇洞穴而居再到傍棚而屋,推動了原始聚落的發展。原始農業在一步一步的發展進步中,不斷促進社會分工,形成了傳統農業的三大門類:種植業、養殖業、手工業,構建起傳統的農業產業體系,并成為中華民族繁衍發展的支柱產業,從而奠定了中華文明的農業屬性和基本形態。

原始農業思想文明對中華文明的貢獻,還體現在農業生產力的發展進步上。這從農業生產工具的變遷中可以得到清晰體現:從茹毛飲血、刀耕火種,從石質工具磨制到青銅工具的使用,再到冶煉農具的發明,農業生產工具的每一個進步都體現著農業思想發展。從原始種植業到養殖業,再到原始手工業,原始農業的每一次分工和躍升,都是原始農業思想的發展和豐富的結晶。正是有了這種母體思想的發展和催生,才不斷派生出各種思想,形成了中華文化多元一體的特質,創造了輝煌燦爛的中華文明。

(作者系山東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

編審: 凌琪      責任編輯: 李鳳珂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