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科研科學研究學術論文
    
袁紅英:著力構建黃河流域脫貧攻堅長效機制
發布時間:2021-03-03 10:08  作者: 袁紅英        來源: 《人民周刊》2020年第21期 閱讀量: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多次發表重要講話、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并對整個黃河流域的戰略地位進行把脈,其中之一就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重要區域。當前,黃河流域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但是還面臨著新的挑戰,需要著力構建脫貧攻堅長效機制。

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黃河流域脫貧攻堅面臨的新挑戰

由于歷史、自然條件等原因,黃河流域經濟社會發展相對滯后,特別是上中游地區和下游灘區,是我國貧困人口相對集中的區域。據統計,黃河流域內的農村貧困人口總數近756萬人,占農村總貧困人口的61%;非貧困縣農村貧困人口約為493萬人,占農村總貧困人口的39%。自2015年底脫貧攻堅戰正式打響以來,通過全黨全國全社會的共同努力,黃河流域貧困群眾收入水平大幅度提高,貧困地區基本生產生活條件不斷改善,貧困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明顯加快,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將全部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問題,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但是,黃河流域脫貧人口和區域返貧風險較大,鞏固提升脫貧攻堅成果的任務依然艱巨。

一是流域內部分貧困人口和貧困地區脫貧基礎不牢固,鞏固脫貧攻堅成果任務繁重。

總體來看,黃河流域已脫貧群眾致富水平不高,脫貧可持續性不強,返貧現象時有發生。雖然貧困地區的生產生活條件明顯改善,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水平實現了大幅提升,但黃河上中游脫貧摘帽縣的自然條件、生態環境短期內難以根本改觀,基礎設施、公共服務欠賬仍然較多,產業發展基礎還不夠牢固,營商環境與其他地區相比也還存在較大差距,在資金、技術人才等要素競爭中處于不利地位,這些都有可能成為影響脫貧攻堅成果鞏固、制約區域協調發展的主要矛盾。還有不少深度貧困群體的脫貧主要依靠特惠政策扶持,一旦扶貧政策退出,保持收入持續增長、穩定脫貧任務艱巨。此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也為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增加了不確定性因素。需要在2020年后通過持續幫扶,從根本上提升這些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逐步縮小地區差距、實現區域協調發展。

二是防止返貧監測和幫扶機制剛剛建立,鞏固脫貧成果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仍然任重道遠。

今年3月,國務院脫貧攻堅領導小組印發文件,建立了防止返貧監測和幫扶機制,主要監測已脫貧但不穩定戶和邊緣戶,擬通過產業幫扶、就業幫扶、綜合保障、扶志扶智等提前開展幫扶。建立這套機制,既是防止全面脫貧后部分群體“墜入”絕對貧困的有效手段,也為解決相對貧困問題提供了有益探索。但考慮到監測和幫扶機制剛剛建立,一些運作方式還不夠成熟完善,尤其在2020年后,亟須在這套機制的基礎上著手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

三是無勞動能力的農村低收入群體對社會救助兜底的依賴性更強,對有關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十四五”時期,農村低收入人口將以老人、留守婦女、患病或殘疾等特殊群體為主,其中大部分仍然只能通過兜底保障、醫療保障來維持生活。由于農村青壯年勞動力不斷向城市轉移,農村老齡化問題將更為嚴重。農村青壯年勞動力“人戶分離”式轉移就業產生大量留守婦女兒童。這些問題對社會救助兜底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望黃河(王亮朝 攝)

下一步建立黃河流域脫貧攻堅長效機制的新思路

第一,科學設置脫貧攻堅政策過渡期。

2020年脫貧攻堅任務完成后,鞏固脫貧攻堅成果任務依然繁重,加快推進脫貧摘帽地區鄉村振興任重道遠,幫助低收入人口提高生活水平是長期的歷史性任務。“十四五”時期,可考慮設置一定期限的脫貧攻堅政策過渡期,結合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明確一批需延續、優化調整和取消的現行扶貧政策。考慮研究延續并優化調整產業扶貧、就業扶貧、消費扶貧、以工代賑、東西部扶貧協作等脫貧攻堅政策;對針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的教育扶貧、健康扶貧、農村危房改造等特殊支持舉措進行全面評估,納入鄉村振興戰略,作為惠及農村人口的常規性政策。

第二,不斷完善防止返貧監測和幫扶機制。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加快建立防止返貧監測和幫扶機制,對脫貧不穩定戶、邊緣易致貧戶以及因疫情或其他原因收入驟減或支出驟增戶加強監測,提前采取針對性的幫扶措施。“十四五”時期,應把防止返貧作為鞏固脫貧攻堅成果的重要任務,堅持事前預防與事后幫扶相結合,適時提高監測標準,提前采取有針對性的幫扶措施,對于有勞動能力的,可考慮銜接鄉村振興戰略持續開展產業就業幫扶,大力發展農村一二三產融合發展示范園區和扶貧車間等,發揮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農民專業合作社對農村低收入群體就業增收和產業發展的帶動作用,積極開發農村公益性崗位;對于沒有勞動能力的,可考慮完善社會救助保障體系,不斷拓展農村低收入群體增收渠道。應堅持減貧同扶志扶智相結合,大力推進移風易俗,強化奮進致富典型示范引領,引導低收入群體深度參與鄉村治理。

第三,著力推動全面脫貧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

習近平總書記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上和2020年上半年在陜西、山西、寧夏考察時反復強調: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接下來要做好鄉村振興這篇大文章,鞏固提升脫貧成果,推動全面脫貧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十四五”時期,可考慮按照有利于激發黃河流域欠發達地區和農村低收入人口發展的內生動力,有利于實施精準幫扶,促進逐步實現共同富裕的總要求,根據黃河流域減貧工作主要矛盾的變化,在鞏固脫貧成果防止返貧的基礎上,依托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統籌推進鄉村產業、人才、文化、生態、組織等全面振興,建立長短結合、標本兼治的體制機制,推動減貧戰略和工作體系平穩轉型,讓已脫貧群眾過上更加美好的生活,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與全國人民一道共享國家現代化成果,為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奠定堅實基礎。

(作者系山東社會科學院院長、研究員)

 

編審: 凌琪      責任編輯: 李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