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科研科學研究立項課題
    
石永之: 中西比較視域下的天下主義研究
發布時間:2021-08-25 11:41  作者: admin        來源: 《山東社會科學報道》2021年3月16日第132期 閱讀量:



 

選題意義

中國傳統天下主義的文明之光自堯“協和萬邦”開其端緒,舜以承之。堯舜之所以能夠“協和萬邦”,是因為他們以天下為公,堯舜二圣奠定了中華文明的基調。先秦諸子皆稱頌堯舜,繼承堯舜的天下主義而又各自有所發展,孔子“祖述堯舜”,道家主要強調天道自然無為,墨家從理論到實踐都是圍繞著天下主義而進行的,法家雖稱頌堯舜卻以為不可行之,而成為了傳統天下主義的異端,秦政就是其實踐。滿清末期政府腐敗無能,與列強簽訂一系列不平等條約,中國因此被帶入一個新的弱肉強食的殖民體系之中,這是威斯特伐利亞條約體系的變種。面對如此變局,國人重新開始思考天下國家問題。康有為認為天下大同思想可以仁濟天下,但在叢林法則主導的殖民體系中大同思想顯然寸步難行,靈光一現的中國近代天下大同思想很快就被蜂擁而起的民族國家主義思潮所取代。

1990前后,天下主義再次被激活,并逐步成為學術熱點。學者們從各自不同的專業角度不約而同地發現了中國傳統天下主義的重要性,同時也認為,中國傳統天下主義還需要進一步拓展。趙汀陽自創了世界制度哲學的天下體系,中外學者多有評說。許紀霖認為,新的天下主義需要去中心、去等級化,創造一個新的普遍性之天下。因為朝貢體系是一個同心圓結構,這一天下主義的歷史形式是一個不平等的國際關系體系。干春松認為,天下主義所要超越的正是具體的家、國利益本位,從而確立起一種普遍性的價值原則。因為家天下的君主制難以真正貫徹天下為公原則,而且必然會出現改朝換代所導致的治亂循環,從而危及和平體系。天下主義要求核心國家必須文明而又強大。歷史表明,當中國弱小之際,這個和平體系就會陷入戰亂。

西方的國際關系理論是由國家主義主導的,這一理論肇始于馬基雅維里。國家主義的第一個核心觀念,是國家利益至上。這一觀念在四百多年前的德國威斯特伐利亞的系列合約中得到充分體現。也就是在這一時期西方社會,國家主義取代了世界主義。湯因比說:“羅馬帝國解體后,西方的政治傳統是民族主義的,而不是世界主義的。”第二個核心觀念是均勢和平。和平與安寧主要出現在歐洲列強勢均力敵之時,弱國總想維持均勢,而強國則致力于打破它,于是西方世界戰爭與和平的悲喜劇輪番上演。第三個核心觀念是貿易保護主義。國家利益至上必然會形成貿易保護主義。

除了國家主義之外,西方也有世界和平主義,如康德的永久和平思想,這一理論被人視為現行聯合國制度的理論來源之一,在國際法方面發揮了推動作用。自稱繼承康德衣缽的羅爾斯也提出了他的國際正義理論,但他認為,自由民主國家除了自衛之后,還可以用保護人權的名義而發動對他國的戰爭。這就給那些國家利益至上的人武力干涉他國留下了理論缺口,羅爾斯并沒有徹底擺脫國家主義。

現在需要吸收中國的天下主義和西方的世界和平主義,尤其是康德的永久和平思想,重新闡釋中國傳統的天下主義,以助益中國正在大力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這需要超越文化中心主義,將傳統的朝貢體系改造為“協和萬邦”的新體系。在國與國關系的問題上,接受威斯特伐利亞體系主權國家平等的觀念;在經濟方面,揚棄朝貢貿易,吸納世俗化普世主義即經濟自由主義的優長,提倡自由貿易、公平競爭、互利互惠、合作共贏。

主要研究內容

一、中國傳統的天下主義。堯舜“協和萬邦”是天下主義的開端,先秦諸子多有論說,大禹之后,朝貢制度成型,商周繼其統緒,美國學者費正清稱之為“中國的世界秩序”。春秋戰國之際,天下無道,諸侯混戰,秦漢以后,朝貢制度除了處理中央和地方的關系之外,也用于處理獨立的政治實體之間的關系,朝貢制度在明代達到高潮,在清末解體。在中國的世界秩序被瓦解之后,中國文化主流并沒有接受西方的國家主義理論,而是堅守了中國傳統天下主義的價值觀念,在理論上,康有為的大同思想風靡一時,在政治方面,孫中山先生以民族主義救中國,以民族主義實現天下主義,先救中國,然后救世界。這說明中國的文化基因是非常優秀的,不會因為一時的困難而屈服于強權邏輯,在最困難的時候,中國人也堅持了天下主義的人類和平真理。眾所周知,拯救中國的道路艱難曲折,那么拯救世界的道路也絕不會唾手可得。這首先需要復興天下主義的文化,唯有天下主義文化的復興,方可以拯救今日之世界。今日之世界,國家主義和民粹主義大行其道,國家之間的權力斗爭愈演愈烈,戰爭熱點不斷涌現,受戰火襲擾的人民苦不堪言。貿易保護主義讓今天的世界經濟舉步維艱,老百姓不堪其擾。

二、西方的國際主義。國家主義是西方傳統政治學的主流,古希臘的修昔底德陷阱、古羅馬的世界帝國主義、馬基雅維里主義直至今日之現實主義,皆以國家利益至上,實行貿易保護主義,在這樣的情況中,就只能以大國之間的均勢維持短暫的和平,正如康德所言,通過所謂的均勢維護持久的和平,只不過是一種幻覺罷了。

西方國家主義的演變有一個過程,在古希臘,伯羅奔尼撒戰爭爆發的真正原因是,雅典帝國奴役同盟國,遭到絕大多數同盟國反對,他們在公民大會上投票決定懲罰雅典,而修昔底德卻認為,是雅典勢力的增長引起斯巴達人的恐懼才導致戰爭的爆發,這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其實是立場決定觀點的臆想。古羅馬人武力征伐,靠劫掠發家,逼迫戰俘充當他們的奴隸,還用《萬民法》將這種罪惡行徑法律化,擅長殖民且善于用軍事、政治、經濟手段控制被征服的國家。可但丁的《世界帝國》卻用基督教神學思想來證明,人類需要羅馬人武力統一世界來實現世界和平。

馬基雅維里提出了近現代國家主義理論,他通過發現“國家理由”的真實性質影響了西方,形成了被稱為馬基雅維里主義的國家主義理論,今日仍然活躍在國際關系理論中的現實主義的代表人物,如英國的卡爾和美國的摩根索等皆有取于它,而華爾茲的新現實主義已經有了人類和平主義的追求,不再屬于馬基雅維里主義。

三、康德的永久和平思想。康德的《永久和平論》是一部思想深邃、構思奇巧、短小精悍的偉大著作,是西方迄今為止最有分量的關于人類永久和平啟蒙。康德繼承和發展了圣·皮埃爾和盧梭的永久和平思想,希望人類能夠成熟地運用自己的理性逐步向人類永久和平邁進。康德認為要徹底實現人類的自由,就需要實現人類的永久和平,為永久和平提供保障的就是大自然這位偉大的藝術家本身,大自然的目的就是人類的永久和平,人類需要領悟大自然的智慧,即天意,通過歷史哲學的哥白尼轉向,以天意為立足點考察人類歷史,就可以發現人類歷史的終極目的也是永久和平。康德就這樣把自然和自由連接在一起。康德和中國傳統天下主義最重要的契合點就是:人類的永久和平出于天意。

四、目的論形而上學。人類永久和平需要建立新的目的論形而上學。大自然的智慧,需要超出存在者整體才能夠有所領會,這是“物理學之后”亦即“形而上者謂之道”的問題。所以說,人類的和平問題必然是一個形而上學問題,形而上學作為人類對這個世界總體看法的學問是不可或缺的。科學的進步恰恰促進了人類理性對大自然目的認識的深化,歷史認識的進步會促進人類對自身歷史之終極目的的探問,在目的論形而上學中,可以將大自然的目的和人類歷史的目的連接起來。在古希臘哲學中,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都有目的論的形而上學思想,但丁在論及世界和平也談到目的論,而康德晚年的永久和平思想中,已經形成了目的論形而上學的基本框架。因此,為了人類的和平需要進一步完善以和平為目的之目的論和平形上學。

五、目的論和平形而上學。目的論的和平形而上學,以人類愛的能力和理性能力為基礎,綜合運用這兩種能力,但強調仁愛優先于理性,道德哲學優先于政治哲學,以仁愛為道德根據,和平形上學的政治哲學以人類的理性能力為根基,以天賦的平等為其邏輯起點,盡力維護本質上屬于人類的自由。總而言之,和平形上學的核心觀念及其順序就是:仁愛、平等、自由。

大自然賦予人類兩種能力:愛的能力和理性能力。人是一種共在性的社會動物,任何兩個人在一起都需要愛,因此,人類需要用愛的能力建立道德哲學。人類與動物的根本區別就在于,他們能夠運用理性設計復雜的政治制度以維系共同的生存,這就需要人類運用理性能力建構政治哲學,而政治哲學只能建立在人人都有天賦的平等權利的基礎之上,維護本質上屬于人類的自由。人類在兩種能力的運用上應該是,仁愛優先于理性,仁愛建立道德哲學,理性建立政治哲學,平等是政治哲學的邏輯起點,自由就是政治哲學的目標。而法國大革命的口號:自由、平等、博愛,這三個詞及其排列順序是由歷史給出,并不是一種理論上的必然邏輯。從理論上來說,這個順序應該是:仁愛、平等、自由。

學術價值和應用價值

在學術價值方面,加強中西比較視域下的天下主義研究,有利于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有利于改善目前由現實主義主導西方國際關系理論而世界和平主義失語的被動局面;有利于促進世界和平文化的進步與發展;有利于中外和平文化的交流與融通,化解文明沖突、促進文明共和。

在應用價值方面,在中西比較視域下研究天下主義,有利于助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現行的國際關系理論建立在主權國家的基礎之上,所謂的國際正義只是主權國家利益博弈的一種平衡策略。如果能夠從理論上比較合理的解釋天下與國家的關系,更有利于解釋中國的和平崛起。

(作者為山東社會科學院國際儒學研究與交流中心研究員)

 



          責任編輯: 凌琪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