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要聞今日要聞
    
“第八屆中韓儒學交流大會”成功舉辦
發布時間:2021-11-15 11:22  作者: 李文娟   攝影: 李鳳珂   來源: 國際儒學研究院 閱讀量:

2021年11月13日,“第八屆中韓儒學交流大會”采取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在中國濟南和韓國安東兩地同步舉辦。本屆國際學術研討會由山東社會科學院、尼山世界儒學中心、韓國國立安東大學主辦,山東社會科學院國際儒學研究院、韓國國立安東大學退溪學研究所承辦,中共山東省委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和韓國駐青島總領事館給予大力支持。


山東社會科學院黨委書記郝憲印,韓國安東市市長權寧世,尼山世界儒學中心黨委書記、副主任國承彥,韓國駐青島總領館總領事金敬翰,韓國安東大學校長權順泰致開幕辭。中共山東省委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林海濱、尼山世界儒學中心副主任劉廷善、韓國駐青島總領事館領事鄭宣皓出席會議。山東社會科學院國際儒學研究院院長、研究員,中國實學研究會副會長涂可國主持了開幕式。


山東社會科學院黨委書記郝憲印致開幕辭


韓國安東市市長權寧世致辭


尼山世界儒學中心黨委書記、副主任國承彥致辭


韓國駐青島總領館總領事金敬翰致辭(領事鄭宣皓代讀)


韓國安東大學校長權順泰致辭

郝憲印在致辭中指出,習近平主席高度重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發展,重視中韓兩國之間的人文交流,始終從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高度強調傳承發展優秀傳統文化,強調文明交流互鑒。儒家文明是中韓兩國共同擁有的寶貴遺產,中韓兩國的儒學家共同闡發了蔚為大觀的心學體系,本次論壇圍繞“儒家心學思想與當代人的精神健康”這一主題展開深入交流探討,對于實現人類精神衛生與健康發展,建立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具有重要的借鑒價值和啟迪意義。對于如何發揮儒家心學在當代社會中的引領作用、教化作用、凝聚作用和導向作用,郝憲印提出四點建議。一要對儒家心學進行深化研究和科學闡釋,二要推動儒家心學與法家心學、道家心學、墨家心學、佛家心學以及西方心學的比較、對話和融通,三要推進儒家心學的當代闡發、建構、發展和普及推廣,四要堅持古為今用、推陳出新,為構建美好精神家園提供儒家智慧和方案。

本次大會圍繞“儒家心學思想與當代人的精神健康”這一主題,舉行了四場學術交流,來自中韓兩國儒學領域的50余位專家學者結合各自學術心得和研究成果展開深入廣泛的交流探討,在以下三個方面發表了創新性的學術觀點。

一、先秦儒家心學的意涵分析與理論建構


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教授溫海明致力于發現儒家思想中人作為意向性創生的存在,并倡導在比較哲學和文化心理學領域內重構其哲學含義。他認為,儒家所強調的人類意向性的本質是過程性的、在動態中共同建構的,這與迄今西方最有影響力的哲學和心理學傳統主張個人的、理性的、脫離實體不受約束的意向性形成了鮮明對比;從先秦哲學當中可以發現很多資源,比如儒家經典的《論語》《大學》《中庸》等,都有對人如何培養自己成為君子的理解,這些理解都可以從人與世界共同創造、宇宙與人的意圖和意識的關聯性、人的行為和其他經驗的連續性、人與世界共存等角度,對儒家修養論本質特征相關命題加以重新詮釋,從而賦予這種宇宙觀以當代詮釋的意義。


山東社會科學院國際儒學研究院院長、研究員涂可國指出,先秦儒家言說的“心”內涵極為豐富,既是一種自覺的感知和理智,也包含著人的欲望、愛好、需要、本能、動機;既是高尚的情感、情緒,又是一種強烈的生命意志。圍繞心的內容、特質問題,以孔孟荀為代表的先秦儒家揭示了用心做事的責任、盡心力而為的責任、不動心的弘道責任和虛壹而靜的責任;孟子深入闡釋了心“思”的功能,據此指明了人“立乎其大”的道德責任,荀子深刻揭示的心的理智認識論功能,它從不同側面體現了人的求知、尚知責任,也體現了荀子致力于闡發如何使人不“惑其心”而“主其心”,以消除“心術之患”、發揮心的主動性、能動性和自覺性的強烈使命感;在先秦儒家話語體系中,心性道德工夫既指達到某種道德境界進行積功累行、涵蓄存養,也指用以培育德性所應做的事情,實為一種道德義務,其中正心、誠意、盡心、存心、養心、自省、自覺、自得以及不可無恥等,既是儒家的道德工夫論,也是儒家提倡的重要道德責任。先秦儒家言說的心不僅決定著人的內在的為我德性責任,也影響著人的外在社會責任。傳承發展先秦儒家的心學責任倫理思想,將會克服歷史上中外存養與事功撕裂的局限,實現心靈和義務的有機統一,推動當代公民做到“心中有責”。


曲阜師范大學孔子文化研究院特聘教授、孔子研究院特聘專家,尼山學者王鈞林認為,孟學之“心”,分為認知心和道德心,是知道和道德的來源。認知心可知善,可辨善惡;道德心自操之,自存之,自養之,自盡之;自禁也,自使也,自奪也,自取也,自行也,自止也;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威性。


山東社會科學院國際儒學研究院研究員路德斌表示,荀子的心學建構是合內外為一道的“辨義論”。所謂的“辨義”即“理性”,它是人先天而有并為人所獨具的一種機能或能力。“辨”者,辨物析理,是思辨理性;“義”者,知所應當,乃道德理性。而二者之合一作為統一的“理性”,在荀子看來,即是“人之所以為人而異于禽獸者”。荀子“辨義論”不只是對孔孟以來儒家哲學的一次超越,更意味著中國哲學一個新的典范即經驗論哲學之拓立和誕生。


韓國學術院會員、韓國高麗大學哲學系名譽教授尹絲淳認為,孟子四端說要想在現代社會中發揮有效作用,尚需加以完善:“仁之端”應當以基于一體感之“博愛”視角積極加以擴充;“義之端”應當進一步補充“公正、公平”之特性;“禮之端”是指維持上下垂直秩序的德行,而現代社會需要適合建立水平秩序的規范、原理,應當把“禮之端”修正為“廉恥”;“智之端”應當重新解釋成為“欲分辨是與非之心”。如此,才能使“仁義禮智”發揮作為“倫理價值”的影響力。


山東社會科學院國際儒學研究院研究員張明講到,孟荀之間,雖然都以“善”為目的,但是取法不同,一個向內、一個向外。以“學”為例,孟子之“學”是一種內向的、回返行為,無需假于外物,直歸本心即可;荀子之“學”,是對知識的學習,是一種向外的、延展的行為,有其外在客體對象。

二、國際視野下程朱理學和陸王心學的現代性闡釋


浙江省稽山王陽明研究院常務院長、浙江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錢明認為,朝鮮王朝時期獨尊朱子,而陸王心學發展艱難,尹拯雖以朱子為宗,融入心學、實學的思想因子,在某些方面甚至表現出陽朱陰陸(王)的跡象,然而只能屬于未脫朱子學的心學化的性理學家。這種側重實心、實學、實功、實德的心學化的性理學說,帶有對抗偏重修辭的形式之學和偏重記誦的空虛之學的深刻意蘊。


韓國安東大學退溪學研究所所長、安東大學東洋哲學系教授全圣健提出,退溪心學理論將“心”視為“一身之主宰”,將“敬”視為“一心之主宰”,將《心學圖》分為“心圈”和“敬圈”。“心圈”內部有“一身之主宰”以及三個概念:虛靈、知覺和神明;“心圈”外部有本心、良心、大人心、赤子心、人心、道心,各自對置排列。“敬圈”的右側有:慎獨、克復、心在、求放心、正心、四十不動心,左側有:戒懼、操存、心思、養心、盡心、七十而從心。與中國心學相比,韓國心學更加具體、更具實踐性。


韓國教員大學倫理教育系教授金珉在表示,茶山丁若鏞以對立的、二分法的觀點看待“道心”和“人心”,并且特別強調只有“道心”才是人所固有的道德傾向性的表現,人能否成為道德主體,其責任最終在于我心中的自主之權。這在現代社會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然而,由于道德傾向性和“道心”是人所獨有,所以,盡管可以從實用角度要求人承擔更多的責任,卻難以在道德上追加要求。


山東大學儒學高等研究院教授沈順福提出,工夫或工夫論是宋明理學重要組成部分。工夫的內容是氣質之心與絕對之理的相遇;相遇之前的工夫叫做未發之工夫如涵養,相遇之后的工夫叫做已發之工夫如省察,二者均以敬為精神;絕對之理與相對之心的相遇的工夫,從哲學的角度來說便是生存超越,人心變為道心、人成為人。這便是工夫論的實踐意義。


武漢大學中國傳統文化研究中心教授歐陽禎人講到,王陽明的心學源于孟子學,不僅僅是儒釋道的融匯,還是對先秦諸子百家的繼承與發展。深切領悟陽明心學精髓,把致良知落實在生命體驗中,貫穿于為學的各個環節,可以達到至高的精神境界。

三、儒家心學傳統與當代人的精神健康


韓國安東大學退溪學研究所原所長、安東大學名譽教授,中韓儒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李潤和認為,“從心所欲,不逾矩”指的是自由意志或欲望與道德法治合一的狀態,而此時的欲望與意志就意味著“心”,即想實現“仁”的內在需求或意志的直接表現。這種境界是孔子達到極至之“知”后,不思即得道的狀態,其結果是人心與天理之間的沖突消失,從而達到“克己復禮”的狀態。從這個意義上說,人變老,即老化是一個在道德上、社會上逐漸成熟的過程。


韓國慶尚大學漢文學系教授咸泳大表示,在朝鮮王朝,許多君主強調把經術作為治道之根本,即將圣人經典應用于百姓教化。在歷代君主中,正祖發表過的有關經術的言論最值得關注。正祖真正視學術為治國之要諦,對學術本身所具有的無窮無盡的價值與底蘊深信不疑,通過實行正確的經術,匡正政治,壓制俗學,扶持正學,使得在朝鮮王朝時期進行這種以學術為本凈化社會的嘗試成為可能。


韓國成均館大學儒學與東洋學系教授姜卿顯提出,陳獻章和李滉提出的內向工夫論,是以心學為根本,旨在強化人們的內在動機或動因。正如“動機”“動因”這兩個詞所暗示的那樣,他們提出的“靜坐”和“敬”,旨在獲得具體行為的推動力。表面看,這種內向工夫論似乎是為了解決個體維度的倫理問題,但他們的目標是“作圣”,是一種典型的對儒學理想的追求。


韓國公州大學倫理教育系教授李致億提出,退溪心學可以歸納為“求誠之敬”。“敬”是指人為了追求天道“誠”而付出的努力,可以解釋成人為了感知到本性之聲音,即內在天命,而付出的努力。退溪心學的目的就在于不間斷地、完整地感知內在的聲音,并以“此心”過日常生活。作為一個人,退溪是一個通過持續不斷的心學,來實現自己生活目標的典范。


尼山世界儒學中心副研究員路則權講到,儒學是人文學科,就其研究對象要有“同情的了解”,“同情”并不是要發揮學者的主觀性,而是要進入古人的內心世界和生活世界。從心理學角度來講,就是與研究對象產生“共情”,這是一種能夠體驗到別人情感與心情的能力。


山東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張少紅致閉幕辭


山東社會科學院國際儒學研究院劉云超研究員作學術總結

本屆大會閉幕式由山東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張少紅致閉幕辭,山東社會科學院國際儒學研究院路德斌研究員主持、劉云超研究員進行學術總結。張少紅在致辭中指出,中韓兩國一衣帶水,中韓兩國友誼源遠流長。儒家文化是兩國彌足珍貴的文化資源,儒家心學思想作為儒家思想的重要代表之一,在中韓兩國的文化傳承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對于當前社會發展提供著極為寶貴的價值資源。應該深入挖掘儒家思想的精髓所在,挖掘儒家為全人類所有個體提供的安身立命之道,汲取更多關于社會治理和自我完善的智慧,促進中韓兩國社會文明進步發展。

第八屆中韓儒學交流大會的成功舉辦,對于實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拓展和拓寬儒學研究新方向和新領域,特別是深刻揭示儒家心學思想在當今世界文明發展中的地位和價值,深入激發儒家心學思想在促進人類社會文明和諧發展、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方面的作用,發揮儒家心學思想在兩國疫情防控中的作用,都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時代價值。

編審: 凌琪      責任編輯: 凌琪     
上一篇:
下一篇: